张少卿

江澄生日快乐!

江澄生日快乐!💝💝💝💝💝💗💗

【补档】为什么我拒绝与墨香铜臭的粉丝成为朋友

1个老苇蹭热度:

“为什么你拒绝与那些粉丝成为朋友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很有趣的是,一位我曾经的朋友在为墨香铜臭辩护时,用的理由,正是“她直到被逼到最后才发言”。


而这恰好是我拒绝接受她的原因,甚至激烈到连粉丝都拒绝了。


   
是啊,她看起来是无罪的。她什么都没做。


     
意思是什么呢——意思是,一整天啊,墨香铜臭,【什么都没做。】她坐视自己的粉丝,对另一位自己的同行,进行了疯狂的,不堪入目的,丧心病狂的辱骂和攻击。


而其起因,仅仅是一个事实判断"墨香铜臭做过营销"——而凯恩斯说过,营销甚至是产品向商品危险一跃的必要因素。


因此,我是否可以由此下判断,其粉丝疯狂攻击作者西子绪的唯一动机,是并且仅是"这让墨香铜臭伤心"! ?
  


试问,这与绿教,又有何异!?


  
又与“攻击异教徒是为神所喜”,能有何异?!
   


多么滑稽,看起来一个"这让墨香铜臭伤心了"的理由,就已能令这些不堪入目,恶意蔓延的咒骂成为【本质上道德善】的了!
  


而作为一个作者,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墨香铜臭本应负起她的责任,即【控制自己的粉丝向绿教徒方向转变】,即【纠正这一组织形式中的扭曲之处,阻止他们的恶行】。
  


但她没有。她没有经过考量地行动。她没有做自己该做的事。


是啊,她一直都无辜地沉默。墨香铜臭一直都是个好孩子。
    


在这一她的拥护者们丧心病狂、癫疯如魔的行动中,她保持沉默。


在一整天的咒骂和攻击中,她保持沉默。


在狂热粉丝冲向她微博下寻求赞美和支持时,她保持沉默。


——甚至,莫名其妙的,向个空处,叫了个好。


    
是啊,是啊。她什么都没做。纳粹集中营里的刽子手也什么都没做,他甚至背了两句康德来说明自己是个放弃思考的机关。


是啊,是啊,是啊,她什么都没做。那些在畸形组织形态下放弃思索,选择逃避的人也什么都没做。


   
什么都没做者似乎是无辜的。


 
一一是这样吗? 不!


不思考,是有罪的! 不及时的发声,是有罪的!这【就是】恶行,而且是最为令人恶心的,令人颤抖的,一种无可名状的恶的平庸!


  
我无法容忍这种坦然的,无辜的,甚至还带一点茫然的恶。


我无法容忍这种看起来平庸无害,沉默无声的恶。


     
如果天空黑暗就摸黑生存,如果有人撕咬就不点燃灯。
    
但,绝不能哭泣自己的无辜。绝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。绝不能否定自己的选择是懦弱的愚行。


绝不能,在强大后,成为黑暗本身。


  
是的。墨香铜臭看起来很无辜。她什么都没做。


   
对啊,在她的粉丝群起上阵,用污言秽语咒骂他人时,墨香铜臭什么都没做。


在一个人被公布了她的个人信息,生命安全和个人隐私受到切实威胁,而这些威胁很有可能与自己的粉丝有关时,墨香铜臭什么都没做。


在那些理智粉丝等待一个答案,等待一个他们期待的回答时,墨香铜臭什么都没做。
    


她本能阻止那些人的。那些人视她为神明。


     
但她没有。


     
……在前边战成一团时,我们美丽的战争女神雅典娜,她躲在后边。她站着,看着。


她多美。是啊,她这时多美,多优雅!她只是坐在那里,不发一言,便安静,无辜,美丽。


她坐在那里,似乎与一切都无关。


她坐在那里,静看,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
   
而此时,万物迸响,众生来去。

“我原谅你了”

Laceration:

#只是有感而发,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


我有一个朋友


她是同人写手,我也算同人写手,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


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,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,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


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,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,我震惊极了


 


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。这位作者,有着抄袭的前科。并不是什么热圈,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,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,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,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,表示了原谅


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,轻飘飘地,就这样被原谅了


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,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,站了不同的CP


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,她便开始感到害怕,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,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……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,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,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“寻找证据”


她害怕,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


那么她想要什么呢


在同人的世界里,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,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,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,全靠自我约束


我们知道,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因此收获的赞誉,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。多数情况下,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,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


所以当你受到侵害,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……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


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——他们不感兴趣,甚至不会多看一眼


这件事太渺小了


你的作品,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,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,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


但就是这十个人,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,也不一定会维护你


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


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


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


他们……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。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


 


所以加害者轻轻说:对不起,下次不会这样了


他们便轻轻回答道:好的,我们原谅你了


 


只留下你一个人


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,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,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,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,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


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?


“我们相信太太”


“不再犯就好”


“或许有什么隐情吧”


“我们原谅你”


那么,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,变得激烈,颓废,充满猜疑,面目狰狞的时候


……谁又来原谅TA呢?


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,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,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


同人圈内的抄袭,尤其是跨圈抄袭,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


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,太阳出来,便无迹可寻


 


所以受害者哭着说:我真的很难过


他们便轻轻指责道:你还想怎么样呢,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?


 


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


但我也束手无策


不要因噎废食,做你自己就好——这种轻飘飘的话,我说不出来


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,内心深处,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


 


我有一个朋友


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,她的房间很小,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,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,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,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,构思着故事,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,都让人快乐


我希望她能好起来


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


 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,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


祝大家感恩节快乐


 


【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】

想的再多,仍然是活在当下。

报以不甘的心往前走,救赎别人的同时也救赎了自己。

我们都需要救赎

守护折翼天使的恶魔

#29#

抑郁负能墙:

#安利#  #匿#


“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,我便是唯一的光”——鲁迅 《热风·随感录四十一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