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少卿

世人终归宿,陌路

【补档】为什么我拒绝与墨香铜臭的粉丝成为朋友

1个老苇蹭热度:

“为什么你拒绝与那些粉丝成为朋友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很有趣的是,一位我曾经的朋友在为墨香铜臭辩护时,用的理由,正是“她直到被逼到最后才发言”。


而这恰好是我拒绝接受她的原因,甚至激烈到连粉丝都拒绝了。


   
是啊,她看起来是无罪的。她什么都没做。


     
意思是什么呢——意思是,一整天啊,墨香铜臭,【什么都没做。】她坐视自己的粉丝,对另一位自己的同行,进行了疯狂的,不堪入目的,丧心病狂的辱骂和攻击。


而其起因,仅仅是一个事实判断"墨香铜臭做过营销"——而凯恩斯说过,营销甚至是产品向商品危险一跃的必要因素。


因此,我是否可以由此下判断,其粉丝疯狂攻击作者西子绪的唯一动机,是并且仅是"这让墨香铜臭伤心"! ?
  


试问,这与绿教,又有何异!?


  
又与“攻击异教徒是为神所喜”,能有何异?!
   


多么滑稽,看起来一个"这让墨香铜臭伤心了"的理由,就已能令这些不堪入目,恶意蔓延的咒骂成为【本质上道德善】的了!
  


而作为一个作者,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墨香铜臭本应负起她的责任,即【控制自己的粉丝向绿教徒方向转变】,即【纠正这一组织形式中的扭曲之处,阻止他们的恶行】。
  


但她没有。她没有经过考量地行动。她没有做自己该做的事。


是啊,她一直都无辜地沉默。墨香铜臭一直都是个好孩子。
    


在这一她的拥护者们丧心病狂、癫疯如魔的行动中,她保持沉默。


在一整天的咒骂和攻击中,她保持沉默。


在狂热粉丝冲向她微博下寻求赞美和支持时,她保持沉默。


——甚至,莫名其妙的,向个空处,叫了个好。


    
是啊,是啊。她什么都没做。纳粹集中营里的刽子手也什么都没做,他甚至背了两句康德来说明自己是个放弃思考的机关。


是啊,是啊,是啊,她什么都没做。那些在畸形组织形态下放弃思索,选择逃避的人也什么都没做。


   
什么都没做者似乎是无辜的。


 
一一是这样吗? 不!


不思考,是有罪的! 不及时的发声,是有罪的!这【就是】恶行,而且是最为令人恶心的,令人颤抖的,一种无可名状的恶的平庸!


  
我无法容忍这种坦然的,无辜的,甚至还带一点茫然的恶。


我无法容忍这种看起来平庸无害,沉默无声的恶。


     
如果天空黑暗就摸黑生存,如果有人撕咬就不点燃灯。
    
但,绝不能哭泣自己的无辜。绝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。绝不能否定自己的选择是懦弱的愚行。


绝不能,在强大后,成为黑暗本身。


  
是的。墨香铜臭看起来很无辜。她什么都没做。


   
对啊,在她的粉丝群起上阵,用污言秽语咒骂他人时,墨香铜臭什么都没做。


在一个人被公布了她的个人信息,生命安全和个人隐私受到切实威胁,而这些威胁很有可能与自己的粉丝有关时,墨香铜臭什么都没做。


在那些理智粉丝等待一个答案,等待一个他们期待的回答时,墨香铜臭什么都没做。
    


她本能阻止那些人的。那些人视她为神明。


     
但她没有。


     
……在前边战成一团时,我们美丽的战争女神雅典娜,她躲在后边。她站着,看着。


她多美。是啊,她这时多美,多优雅!她只是坐在那里,不发一言,便安静,无辜,美丽。


她坐在那里,似乎与一切都无关。


她坐在那里,静看,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
   
而此时,万物迸响,众生来去。

评论

热度(356)